三星 爆炸门 事件 siv-011日本视频
猫咪app讯:

原标题:财阀的黄昏李在镕三星困局

时代周报记者 谢洋

三星的财阀时代或将结束。

5月6日,三星电子副会长李在镕在位于首尔瑞草洞的三星电子总部道歉说,他并不打算将企业管理权继承给子女。

若所言非虚,那么三星帝国的家族传承将在第三代宣告终结。不同于父亲铁腕企业家的形象,现年51岁的李在镕在西方世界曾被描述为一个锐意进取的改革者,并与乔布斯、拉里·佩奇这样的科技巨子保持密切联系,但在韩国,他始终充满争议。

这是继2015年6月集团旗下医院爆发中东呼吸综合征(MERS)以来,李在镕第二次向韩国国民公开道歉:“虽然我们的技术与产品享誉全球,但世人看待三星的视线却依旧冷淡,这一切都是我的过错。”他还回应了此前的贿赂丑闻以及企业高管阻挠工会成立等争议事件。

正如每个韩国公民究其一生也摆脱不了三星集团的影响,李在镕同样深陷作为财阀继承者的困境之中。多年来,财阀家族仅持有少数股份,却通过复杂的股权结构实现对庞大企业集团无孔不入的控制和对企业领导职务世袭罔替式的占有,成为企业发展路上的最大阻碍;另一方面,总统文在寅上台前后的诸多执政口号,也代表了民间反对财阀的呼声以及社会改革的需求。

李在镕会是点燃导火索的那个人吗?

临危受命

在世界的聚光灯打向他之前,李在镕一直安全地呆在父亲李健熙的阴影之下。

执掌企业长达30年的李健熙给儿子留下了一个庞然大物,三星长期稳居韩国财阀的第一把交椅—《纽约时报》曾如是描述这个商业帝国的存在:“在三星物产建设的公寓里醒来,打开三星电视机,在李健熙姻亲经营的电视频道上查看天气预报。在地铁里,你可以用三星Galaxy智能手机观看前天晚上三星狮队是怎样输掉棒球比赛的。另外,买所有东西时都可以用三星的信用卡。”

与父亲惨烈的夺嫡经历不同,李在镕只有三个妹妹,加上韩国一直以来奉行的男性继承者传统,他从小便是被看作接班人培养的。

即便如此,外界仍对他所知甚少,直到2014年李健熙因病入院,李在镕才真正出现在世人面前。

2015年是三星帝国面临着权力交接的关键时刻,身负重担却从未接受过媒体公开采访的李在镕破例允许《财富》杂志记者深入三星的每个角落,并由集团旗下两家子公司的CEO出来谈论其所面临的挑战。

耐人寻味的是,根据《财富》彼时的报道,三星高管层大多表示,李在镕当务之急是简化复杂的公司结构,在刺激三星管理层具有创新精神的同时,坚持全球化战略。

从2013年下半年开始,三星集团已经在推进内部业务重组,调整或转让子公司之间重复的业务部门,并果断出售竞争力和协同效应较差的子公司;2015年5月26日,三星集团子公司第一毛织和三星物产召开董事会决定合并,据此次决定,两家公司将截至9月1日完成合并,三星集团内部重组进一步提速。

从整个家族利益的逻辑上,这一合并具有深远的含义—与韩国多数财阀类似,李氏家族在三星的各个实体中只拥有相对较少的股份,却通过错综复杂的交叉持股保持控制权。例如,根据彭博社的数据,李健熙只拥有三星电子3.8%的股权,但他却是三星人寿最大的股东,拥有20%的股份。三星人寿则拥有三星电子8%的股份。这些股份加上在其他实体所拥有的股份,使李健熙得以控制三星电子逾20%的股份。

这种复杂的结构让继承者们头疼不已,特别是李健熙病重之后,家族的控制力受到了严重影响。

事实上在韩国,无论是2003年的SK国际财务欺诈案、2006年的现代Glovis丑闻,还是2008年导致李健熙被判缓刑的三星特检案,其根源都是为了保住家族经营权和为下一代接手铺路。

这是继承者的宿命,李在镕也不例外,始终以温文尔雅面目示人的三星新君下了一步险棋。

灰色地带

2017年6月,李在镕在首尔中央地区法院经历了一段难熬的时光。

他被指控数项罪名,其中包括向崔顺实共计行贿430亿韩元(约合2.5亿元人民币),借助后者换取朴槿惠政府(韩国政府控制的养老基金韩国年金公团是三星物产的重要股东)支持三星集团旗下企业三星物产与第一毛织公司合并。此外,三星涉嫌以培养马术选手名义向崔顺实控制的一家德国法人提供资金,供崔顺实的女儿使用。

尽管承认了行贿,但李在镕否认这是政治黑金:“总统强迫出资,我是受害者。谁能拒绝总统的要求?”法庭之外,自战后以来“对三星有利就是对韩国有利”的舆论已经散去,取而代之的是游行示威者的一张张条幅,韩联社称之为“政治和资本权力斗争的典型例子”。

两个月后,李在镕被判五年有期徒刑,在狱中度过一年后,他获得了缓刑释放,某种意义上而言,他正走过父亲的老路—李健熙就曾因卷入丑闻而接受了两次总统赦免。

两年间,三星集团在“爆炸门”与“行贿门”的双重夹击之下风雨飘摇,尽管在2017年实现了创纪录的利润,但该集团正面临一系列挑战,尤其是三星电子公司。2017年,芯片制造推动了其销售激增,但专家警告说,这棵“摇钱树”很快就会枯竭。

另一方面,由于三星帝国与权力的暧昧关系、垄断市场的财阀体制,国内的反对声潮愈发壮大。

三星未来

早在2017年韩国大选之时,当时还未当选的文在寅就曾表示,若不改革财阀和大企业,就无法带来真正的增长。他特别提出将改革重点集中在三星、现代汽车、SK和LG这四大集团。

文在寅也因此被称为“向财阀这条恶龙开刀的勇士”。

韩国学者认为,李在镕的本次宣言,如果能够落实的话,有望彻底改变三星未来走向,尤其是打破了财阀制度根基,即通过家属经营保证经营的稳固性,这对于三星乃至韩国的财阀体系都会有深远的影响。

李在镕此次回应的问题有四点,包括继承权争议、保障劳工权益、倾听多元化声音及保证委员会的独立运营等,作为庞大商业帝国的实际掌权人,他似乎以更加“亲民”的方式来改变父辈苛刻的企业文化。

韩国经济研究院的首席分析师郑勤泰指出,本次道歉从内容及措辞来看,超出了此前外界的预期:“对于一个企业来讲,是一段痛苦的过程,但对于扭转韩国民众对于企业的形象来讲,是一个重要的契机和转变。”

另一方面,经历了去年的日韩贸易战与半导体市场的寒冬,面对2020年开春以来的疫情黑天鹅,三星集团中最重要的三星电子正在加速改革。

今年4月29日,三星电子公布了2020年第一季度财报。财报显示,三星电子第一财季总营收为55.33万亿韩元(约合450亿美元),同比增长5.61%,较上一季度下滑7.6%。

财报还指出,疫情带来的不确定性将持续至下半年,预计二季度业绩仍将下滑。三星认为,公司接下来的重点是提高成本效率,提高研发、制造、供应、渠道和营销所有领域的运营效率。

目前李在镕远没有到交班的时候,深受西方现代企业管理理念熏陶的他,是否能真正兑现今天的承诺,值得外界拭目以待。